<table id="g546e"><ruby id="g546e"></ruby></table>
<acronym id="g546e"><label id="g546e"><menu id="g546e"></menu></label></acronym>
<tr id="g546e"></tr>
<pre id="g546e"><s id="g546e"></s></pre>
<acronym id="g546e"></acronym>

      <td id="g546e"><ruby id="g546e"></ruby></td><td id="g546e"><strike id="g546e"></strike></td>
      
      <track id="g546e"></track>
      <acronym id="g546e"><strong id="g546e"><listing id="g546e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
      <p id="g546e"></p><acronym id="g546e"></acronym>
        • 90萬幫京東順豐拉貨的卡車司機 撐起萬億賽道第一個IPO

          京東物流之后,它的公路貨運供應商也要上市了。 近日,福佑卡車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(SEC)遞交招股書,擬在納斯達克進行首次公開募股(IPO),募資金額尚未公布,高盛、瑞銀和中金公司擔任聯席主承銷商。

          京東物流之后,它的公路貨運供應商也要上市了。

          近日,福佑卡車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(SEC)遞交招股書,擬在納斯達克進行首次公開募股(IPO),募資金額尚未公布,高盛、瑞銀和中金公司擔任聯席主承銷商。

          福佑卡車成立于2015年,以大數據和AI技術為核心構建智能物流系統,為上下游提供從詢價、發貨到交付、結算的全流程履約服務。

          招股書顯示,迄今為止,福佑卡車累計貨物交付量約為320萬件,2020年營收近36億元。根據投資咨詢平臺灼識咨詢的數據,按2020年收入計算,該公司是目前中國最大的技術驅動型公路貨運平臺。

          目前公路貨運行業頭部玩家滿幫、貨拉拉均未上市,福佑卡車有望成為國內“網絡貨運第一股”。

          7年9輪融資,半數收入來自京東順豐德邦

          福佑卡車背后資本陣容可謂星光熠熠。

          2015年成立至今,福佑卡車共完成9輪融資,投資方包括鐘鼎資本、梅花創投、君聯資本、經緯中國、普洛斯等眾多知名機構。今年4月,福佑卡車簽署了規模為2億美元的E輪融資協議,投資方包括大灣區共同家園發展基金旗下實體、經緯創投、君聯資本等。

          招股書披露,IPO前,鐘鼎資本持有福佑卡車12.2%的股份,為最大機構股東,君聯資本、中銀、盈信資本、京東物流和經緯中國則分別持有9.4%、9.2%、7.3%、6.3%和5.2%的股份。

          福佑卡車定位是一家專注整車運輸的科技物流平臺。簡單來講,就是通過搭建一個智能物流平臺將貨主企業及卡車司機連接起來,貨主在平臺上發布需求,平臺通過算法對下游運力進行訂單分配,并把控整車運輸的全流程。

          福佑卡車稱,截至2021年3月底,約有90.6萬名承運司機在平臺注冊,超58.1萬名司機在平臺完成訂單,覆蓋了中國所有城市,累計交付了約320萬車貨物。

          客戶方面,主要分為兩類,即KA托運人(重點客戶、大客戶)與SME托運人(中小企業)兩類客戶共有11174家,數量上看,其中SME客戶為主要組成部分,其在今年3月底突破了10000家。

          盡管SME客戶眾多,但福佑卡車的營收主要來源仍是KA業務。根據招股書顯示,2019年、2020年及2021年第一季度,福佑卡車的營業收入分別為33.91億元、35.66億元、11.83億元,其中KA業務營收占比分別為98.9%、96.6%、89.7%。

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KA業務中,前三大客戶德邦快遞、京東物流和順豐又占據了營收的大頭。數據顯示,2020年和2021年前3月,三大客戶分別貢獻了總收入的55.8%和45.3%。

          據福佑卡車在招股書中介紹,公司通常會與托運人簽訂為期一年的框架協議。換句話活,若一年期滿后,托運人選擇減少訂單或是更換其他運輸服務提供商,福佑收入將會驟減。

          福佑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,拓展SME業務即是降低對KA業務依賴的一個嘗試。

          2020年7月,福佑卡車拓展了SME業務。9個月后,該業務就貢獻了總訂單量的22.8%。這增強了福佑的信心,招股書披露,福佑將會把此次IPO募得資金的50%用于SME業務。

          但值得注意的是,與KA托運人相比,SME托運人的需求相對分散,營收上也就意味著更大的不確定性。此外,福佑要求對貨物預付款的政策,對于現金流本不寬裕的中小企業來說并不算友好。

          像很多O2O企業一樣,福佑財務上仍在虧損狀態。2019年、2020年福佑卡車的凈虧損分別為2.34億元、1.16億元;2021年第一季度凈虧損5450萬元,上年同期為虧損5016萬元。

          福佑卡車在招股書中表示,隨著繼續發展業務,擴大地域,以及對技術基礎設施進行投資和創新以及進一步擴大服務范圍,公司的收入成本和運營支出將會持續提升,因此,公司扭虧為盈尚不明朗。

          萬億賽道遭機構哄搶,競爭者扎堆IPO

          福佑身處的公路貨運行業,無疑是個極其龐大的市場。

          中投公司的數據顯示,按物流支出計算,中國的公路貨運市場是全球最大的市場,2020年達到6.2萬億元人民幣,到2025年,這個數據將增加到8.2萬億元人民幣。

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這樣一個萬億市場,資本自然不會忽視。據投中網不完全統計,僅過去半年,該領域的融資總額超50億美元。

          除福佑卡車外,2020年11月,滿幫宣布完成約17億美元新一輪融資,由軟銀愿景基金、紅杉、璞米和富達(Fidelity)聯合領投,包括高瓴、紀源、光速、云鋒、襄禾、Baillie Gifford、全明星、CMC、騰訊等在內的現有股東參與跟投。

          隨后12月,貨拉拉也宣布相繼完成了由紅杉中國領投,高瓴資本、順為資本等老股東跟投的5.15億美元E輪融資以及高瓴領投的15億美元F輪融資。

          今年1月,滴滴貨運完成了15億美元A輪融資,投資方包括Temasek淡馬錫、中信產業基金、IDG資本、碧桂園創投、云鋒基金等。

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上述公司也在近期悉數被曝出有IPO計劃。其中,滿幫計劃通過在美IPO籌資約15億美元,估值在200億美元-300億美元左右;滴滴貨運作為滴滴出行的業務之一,公司整體估值在700-1000億美元左右;貨拉拉F輪融資后的估值則超過100億美元。

          三家計劃上市的企業中,滿幫與福佑的業務模式最為接近,區別于福佑卡車 “匹配+承運”的全流程履約,滿幫則更像是一個線上撮合平臺,平臺本身不參與定價,而是由貨主發布運輸信息與期望價格后,等待司機線上溝通協商價格。

          盈利模式上,福佑卡車作為承運平臺,主要靠賺價差,即向貨主收取的運費與支付給承運人之間的差值。而滿幫的主要收入則是向貨主和物流商收取會員費,以及向貨車司機收取的增值服務費(包括ETC服務、保險、維修汽配等)。

          此番兩家企業接連遞交招股書,將兩種模式同時呈現在資本面前經受檢閱,哪種模式更受到青睞,哪種模式走的更遠,二級市場即將用錢投票。

          皖公網安備 34022202000088號
          gogo全球专业大尺度高清人体,欧美在线视频,国产欧美日韩亚洲一区二区三区,rylskyart裸体全身